导航菜单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安史之乱中洛阳市被劫掠了二次吗?

有关回纥安史之乱中2次劫掠洛阳市,一向全是遍布争执的话题讨论。在搜集上,甚多人巨资衬着这个问题。而评定东都洛阳被蛮夷2次劫掠,促使唐代面部尽掉,但是仔细查看历史资料发觉。这2次抢掠存有甚多疑问,以致于不合逻辑。

1,干预劫掠的究竟是谁?

《旧唐书》:初,回纥至日本东京,以贼平,恣行残酷,士女惧之,皆登圣善寺及白马寺二阁以避之。回纥纵火焚二阁,伤逝者万计,累旬火苗不仅。及是朝贺,又横纵大辱仕宦。以陕州观察使郭英乂权知东都守留。时东都再经过贼乱,朔方军及郭英乂、鱼朝恩等军不能不如禁暴,与回纥纵掠坊市及汝、郑等州,比屋荡尽,人悉以纸为衣,或者有衣经者。

《新唐书》初,回纥至日本东京,放兵攘剽,人皆遁保圣善、龙潭二祠浮屠避之,回纥怒,火浮屠,杀亿元人,及是益横,诟折仕宦,至以兵夜斫含光门,入鸿胪寺。方那时候,陕州观察使郭英乂守留东都,与鱼朝恩及朔方军骄肆,因回纥为暴,亦掠汝、郑间,乡不完庐,皆蔽纸为裳,虐于贼矣。

两唐书用语纷歧,按《旧唐书》2次劫掠洛阳市。仅有第二次有唐军参与,按《新唐书》2次劫掠都是有唐军的参与。两侧一路打劫了洛阳市附近的大城市。

2,《资治通鉴》:并不会有2次劫掠洛阳市的工作中

这一件工作中在《资治通鉴》中,拥有翻倍怪异的纪录。

初,上欲速得京师,与回纥约曰:"克城之日,底盘、士庶归唐,金帛、子孙后代皆归回纥。"至是,叶护欲践约。广平王俶拜于叶护马前曰:"今始得西京特大,若遽俘掠,则日本东京的人皆为贼坚守,不了复取矣,愿至日本东京乃践约。"叶护惊跃下码答拜,跪捧王足,曰:"当以陛下径往日本东京。"即与仆固怀恩引回纥、塞北之兵自城北过,营于浐水之东。众生、士兵、胡虏见俶拜者,皆泣曰:"广平王真华、夷之主!"上闻之,喜曰:"朕不如也!"俶整众入城,众生老少夹道喝彩悲啼。俶留北京长安,镇抚三日,引大军东出。以太子少傅虢王巨为西京特大守留。

广平王俶入日本东京。回纥意犹未厌,俶患之。年长者请率罗锦万匹以赂回纥,回纥乃止。

第一次占领洛阳市,回纥要想执行以前的商谈开展劫掠。广平王和洛阳市众生奉上了万匹罗锦。这一件工作中也就到这里了。

第二次劫掠洛阳市是如此纪录的:李光弼和洛阳市首长了解洛阳市即将沦亡,因此把洛阳市的高官和众生悉数迁移来到别的地区洛阳市变成了一座空城:至洛阳市,谓守留韦陟曰:"贼乘胜追击而成;利在按兵,霉气速战。洛城不了守,于公计如何?"陟请留兵于陕,撤到潼关,据险以挫其锐。光弼曰:"两敌非常,贵进忌退,今无端弃五百里地,则贼势益张矣。不若移军河阳,北连泽潞,利则朝上发展,霉气则撤到,內外回应,使贼害怕西侵,此猿臂之势也。夫辨官府之礼,光弼比不上公;论军营之事,公比不上光弼。"陟何以应。地狱判官韦损曰:"日本东京帝宅,侍中如何不守?"光弼曰:"守之,则汜水、崿岭、龙们皆应置兵,子为戎马地狱判官,能守之乎?"遂移牒守留韦陟使帅日本东京官属西进关,牒河南尹李若幽使帅吏扑实近出城避贼,空其城。

殊不知以后的纪录:回纥入日本东京,肆行杀略,逝者万计,火累旬不息。朔方、神策军亦以日本东京、郑、汴、汝州皆为贼境,所经虏掠,三月乃已,比屋荡尽,士扑实近皆衣纸。

东都洛阳早已被李光弼搬空,这时的东都洛阳沒有高官和群众在,仅有安史反贼,难道说回纥和神策军劫掠的全是气体吗?高官和群众都早已被李光弼迁移离开了。那我想问一下她们抢的是什么?就算是抢,也应该是抢掠的反贼败退部队,并并不是东都洛阳内的高官和众生。它是遇到鬼了没有?头一次被广平王阻拦,第二次,在反贼来临前,洛阳市成一座空城,忽视上文不合逻辑的纪录,那麼2次劫掠洛阳市的事务管理实际上并不会有。

举办模块:隋朝史学会

见刊:王恺

编撰:零零

整治:刘端

(ID:隋朝史学会)

欲知隋朝事 ,走入隋唐史!

沟通交流河洛文化,承传隋朝汗青!

招待您存眷许昌市隋朝史学会!